瘦-pork

这里是个沉迷子供番跟解谜游戏的废人
唯一的雷点是巴唧,其他我都觉得ok
欢迎找我来玩哟

© 瘦-pork
Powered by LOFTER

群内接龙文,应该不虐【有人能帮我想标题吗?

此为本群的接龙文,里面有少许的原创角色戏份,注意避雷。
主线大概是皮医生大冒险【不】内容丰富有深度有内涵【不
一开始大家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创作的,但结果写的越来越带劲儿了2333
应该是全员向,希望大家喜欢(^ω^)

  有一天,皮医生正在章鱼堡附近出诊,突然间他被人戳了下侧腹 !
  他低头一看,看到一条鱼竟晕倒在他脚边。皮医生赶紧低身去看那鱼,此时那鱼突然睁开眼睛。
  他被忽然睁开眼睛的鱼吓得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凑上前去声音柔和地询问小鱼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治疗。
  小鱼睁开眼睛,看向peso👀。眼神里充满了痴汉的目光(诶等等),peso垂眸,四目相对。x(诶?)皮医生歪了歪头,看着对方眼中他完全不能明白的光,疑惑的开口:“你哪里不舒服么?”【XD】
  那鱼只是紧紧地盯着医生,然后突然张嘴冲上去想咬他! 原来安静的小鱼突然变得凶猛无比了!!
  皮医生被这突发情况吓了一大跳,但仍以他企鹅天生的灵敏迅速地躲了开来。扑空了的小鱼见状仍不罢休,反身继续快速地冲上前来,狠狠咬住了皮医生的脖子。皮医生感到来自颈部的阵阵痛感,拼命划水想要挣脱小鱼的撕咬。
  猩红的血弥散在清澈的海水中,皮医生忍痛把小鱼从脖子上扯下来,但是小鱼还是顽固地继续咬住他的手,突然,远处闪过一束光。
  皮医生并不想伤害到小鱼,尽力挣脱小鱼后奋力向光束游去。疼痛让他有些难以完全睁开眼睛,他一边游动一边分析着光源——巴克队长...!
  手里的手电筒发出的微光在海水中一明一暗,像是一根快要熄灭的牛油蜡烛。
他不愿放弃任何一束光。
就像是风雨夜中海上游移的小舟——脆弱而又渴望光明。
暗红的血液染红了一片海水。
要是有绷带就好了……
皮医生这样想。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皮医生感觉快晕倒了,不,他现在依旧有意识,但是完全不能控制自己。身体像一片落叶一般,轻轻地在幽深的海水中飘忽而下。
  那条作为“始作俑者”的小鱼目前也毫无踪迹,只剩下皮索孤零零的一个人【一个企鹅???】以及那黯淡的快要灭掉的灯光。
‘可能……就这样结束了吧。’ 皮索闭着眼睛,继续下沉 ‘可是如果再来一次,我也不会后悔呢’ 身体依旧不由自主的下沉。
“皮医生?皮医生?!皮医生!!!”
‘这么熟悉的声音是谁呢?’皮索思考着,但是好像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皮索!!!”
‘为什么声音如此悲伤呢?别哭……’皮索费尽全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皮索死,巴克谓世再无知音,乃破堡绝艇,终身不复醒。
【完】
【神经病啊

剧情继续咳咳……
  就在皮医生完全昏过去的那一刻,一只温暖的手扯住了他的胳膊。等他醒来时,人已经躺在了熟悉的医务室里。
  非常奇怪的是,明明自己刚刚是受了重伤,还是大出血,但现在身体感觉却十分良好。他摸了摸缠绕着自己脖子的绷带,从床上坐了起来。
  医务室没人? 真奇怪,感觉距离自己治好后还没隔多久。一般都会有个看护的啊。下了床,皮医生走向医务室大门,正准备出去时。
  “咦? 门……锁住了?”

  与此同时,在章鱼堡基地总部,所有的队员们都神情紧张地工作着。
  “我们被包围了!队长! ” 达西西紧皱眉头,几乎是带点哭腔地说:“僵尸! 全都是僵尸! 就跟刚刚咬了皮医生的那条鱼一样!!”
  “巴克队长,经过我的研究发现这片海域的海水有着很奇怪的化合污染物。”谢灵通的额头流着细密的汗,慌张地说道,“这个化合物能使被接触的生物异常兴奋,甚至会因兴奋过度而死亡!”
  “所以我们必须先快点离开这片海域,不然的话……”
  “好了,谢灵通我明白了。”巴克回应着,看向章鱼堡透明的玻璃外。外面已经不是清澈的发着蓝光海水,而是灰暗的浑浊一片。被污染的鱼类已经成为了血肉模糊的僵尸,正在用残缺不全的身体不断地撞击着章鱼堡的玻璃外壁,发出着刺耳的声响。
  “就目前糟糕的状况来看,我们很难脱身啊……”巴克皱眉,陷入沉思之中。
  “不仅是很难脱身的问题。”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声音较为低沉苍老,但也掩盖不住其中的精明强干。“章教授。”巴克微微颔首示意。
  影克灵摆动了几只触手,跳上了他的专用椅子“这个所谓的‘化合污染物’我曾在一本古老的书籍上看到过……”
  “那书呢!”谢灵通急迫的打断了影克灵的话,虽然这很不礼貌,但是大敌当前,所谓的礼仪也抛开不谈了。
  “……在一次大规模的迁徙中,那本书不慎丢失。”影克灵抬起一只触手,阻止了想要继续发问的谢灵通“据我不算完整的记忆显示……这种东西是可以传染的,整个世界的水域相通,如果不能找到爆发源头并成功解决的话,怕是整个地球的水域都会被污染……到那时……”
  “……我们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巴克面容严峻的接过话,看向章鱼堡外血色的海水。“是的。”影克灵推了推眼镜“如果有生物体不幸沾染上……”
  “会怎样!”巴克似乎突然失去了往日的冷静,睁大眼睛猛的转回头看着影克灵。
  影克灵怔愣的看着巴克,他似乎好久没看见这孩子如此急迫的样子了,从他还是个小毛头刚入队的时候开始,也不过就是急躁了几次而已。随着队中老队员相继死去、辞职,这孩子便更会隐藏情绪,大多数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呢……
  “会死。”影克灵晃了晃脑袋,把脑海中多余的思绪甩了出去“但是我记得有解决方法……在哪本书里呢?”
  “要……”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巴克队长的话,队员们立刻进入了戒备状态
  “是谁呢?”
  屏幕突然闪出突突兔的头像,她带着恐惧的神色,颤抖地说:“队,队长!!救命啊!好像有大型的生物正拼命地撞着章鱼堡舱门!!!” 在她的背后,发射台的水面不再宁静,而是随着冲撞掀起了波涛,可怜的突突兔已经被吓坏了。她啜泣着,低头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请求支援!”
巴克有些烦闷地捏了捏眉心,深吸了口气平缓情绪说道:“请冷静些突突兔,舱门是没那么简单就会被撞开的。放心吧我马上下来,呱唧!”
“是! 队长!”
“管理好这里,我去去就回,达西西!”
“是,是! 队长!”
“根据洋流搜寻一条最适合脱出这里的路线,我要求是五分钟以内。谢灵通,你去跟总部联络,解释这里的情况。目前就靠我们是解决不了事件的,我们需要援助!”
“明白了队长! ”
“所有人记住!越是危急的时刻我们越要镇定,这是守护海洋的我们一定要做到的事情!那么我下去了。”

与此同时,医务室内------
  砰!! 砰!!
  “唔?奇怪?为什么要,锁,住我?队长?呱唧?你,们在哪?我的头好,晕。但我还是需要,一个,解释?”
  砰!!! 砰!!!!
  “开,门啊?达西西?突突兔?你们,难道,没听到,我的求助吗?”
  砰!!!!!!!!!!!
  “开门啊,开门啊!!!!!!!!!!!!!!!!!!!!!!!!我的朋友都去哪啦!!?!!”
  鲜红的鲜血从发际线流到了下巴,再滴到地板上 。门已经被他的头撞出了一个浅浅的坑,上面同样留下了血迹。皮医生无言地看着门,最后跪在了地上。最后,他开始了抽泣。
  “你们在哪……求求你们,帮帮我……”
  视线开始模糊,颈部再次传来撕裂般的痛感。外面不断地传来碰撞金属的刺耳的噪音,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响亮。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皮医生恐慌地抹着眼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下意识地看向左边的镜子。在忽虚忽实的视线里,他看到自己的颈处竟开始流血,白色的绷带和制服染上鲜红的血液。
  “不行……怎么会这样……我到底?……唔,头好晕……”皮医生忍着痛,蹒跚地走到手术台旁。解开绷带,上面肉已经化脓并腐烂了。皮医生胡乱地翻找,终于拿到生理盐水开始给自己清洗伤口。
  痛……好痛……好痛啊……
皮医生最后包扎好了伤口,但是颈部的痛感还是没有消失,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消失了。耳边的噪音也愈来愈大。
  你们……你们到底在哪里……我……我好害怕啊……
  “嘭——”
  医务室的金属大门突然被撞开,皮医生抬头,睁大了他的双眼。
  皮医生想要呼喊,但是他不能。现在他已经很虚弱了,污染化合物已经侵蚀着他的身体……以及他的意识。
  皮医生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

  达西西快速地为章鱼堡进行定位,她紧紧看着屏幕上的信息,道:“我们现在位于太平洋中心,可以顺着北赤道逆流向西出发,一直到达亚洲大陆的东南部!”
  呱唧指挥道:“好的,达西西你把定位发给谢灵通。谢灵通!你现在去联系亚洲的总部!”
  “是的,收到!”谢灵通接到命令,立马转身坐下开始联系。“喂?这里是海底小纵队……”
  呱唧深吸一口气平稳他的心情,但看到玻璃窗外的那些僵尸们,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我的老天爷啊,希望巴克队长那边没事……

  “听着,突突兔,我要去看看是谁在撞我们,而现在我需要你启动电子扫描仪来查看我们周围的局势。”巴克队长紧紧地握着突突兔的双肩,用尽量温柔的语气命令着。而突突兔也只是不断地点头,呜咽地答应着。紧张的局势再加上好友的遇袭,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队长下达的命令让她感觉稍微清醒点了,她转过身去,打开雷达;而队长也在另一边打开了监控器,但那个生物是在太大,监控器无法显现它的全貌,只能粗略地判断是鲸类。
  能够准确找出舱门的位置,是以前曾经来过章鱼堡吗?还是只是巧合呢?队长皱眉思考着。但时间紧迫让他不得顾虑了: 因为,舱门已经被撞出一个缝了。
  而那只始作俑者,像是宣告胜利一般,长啸了一声。章鱼堡几乎所有人都为此感到背脊发凉。
  “队,队长?”突突兔颤抖地发出了询问。
  “怎么了?”
  “刚才那些鱼群们都在章鱼堡的四周平均分布着,可,可是现在,全体都冲向了舱门那边了!”
  “什么!!” 可恶,原来那还是信号么!
  “不要慌张,突突兔!那些阻碍的鱼走开,正是一个好机会! 我现在要上去了,呼叫呱唧! ”
“怎么了?队长?”
“交换岗位!”
“明白了!队长!”

  接到了消息,呱唧回头看一眼达西西,对方也紧张地点了点头。
  “你们不要担心,队长马上就-----!!”话还没说  完,他就跳进了通道里。
  在爬到第二层时,他突然想起了皮医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出于担忧,呱唧偷偷地绕了点路跑向了医务室。

  达西西一看到队长冒了出来,便赶紧汇报:“队长! 路线已经定好了!”
  “很好达西西! 启动手动驾驶!”队长跳了出来,矫健地跃上手动驾驶台。
  “现在,我们要全速前进了!”

  章鱼堡缓缓升起,然后立刻向之前所设定的方向猛冲。基地总部的大家因为惯性差点跌倒。但至少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大家都松了口气。直到呱唧的通讯出现为止。
  “紧急呼叫达西西!!不好了!”
  “怎么了呱唧?”她立刻冲向了屏幕。
  “医务室的门打开了!皮医生他,他不见了!”
  “怎么可能?!医务室的门被锁住了……除非有人把门打开来了。”达西西难以置信地眯了眯眼,低头快速地点击着屏幕,“呱唧!现在皮医生的定位显示他还没有离开章鱼堡……”
  “好的达西西!我现在先去突突兔那里,到时候我和她一起去找皮医生!”呱唧转身离开这个一片狼藉的医务室,赶紧向章鱼堡发射台跑去。

  “呼叫总部……嘶嘶……呼叫……嘶……总部……嘶……”
  可恶,难道是外面的那些僵尸破坏了章鱼堡的信号通讯仪了吗?这下该怎么办……此时谢灵通心里只能干着急。
  此时屏幕上突然断断续续地闪出一个熊猫的影像,接着同样响起了断断续续的稚嫩的女声。
“你好!……嘶嘶这里……嘶……是中国……嘶嘶南海海底……研究所总部!我是……嘶嘶……通讯员,请问……嘶嘶……有什么……帮助吗!!”
  太好了,终于联络到了!谢灵通看到了希望,赶紧靠着微弱的信号向对方汇报这里的状况。
  “好的……嘶嘶……大致的情况……嘶嘶……我们已经基本了解……请发送……嘶嘶……你们的定位……我们会根据……嘶嘶……定位派来救援队……嘶嘶……”
  “嗯,好的!”
  随着屏幕的关闭,谢灵通长呼一口气,神情逐渐安定了下来。

  “呱唧!!救命啊——”突突兔尖叫着从发射台那边惊慌失措地冲了出来,和正跑着的呱唧撞了个正着。突突兔抓着呱唧的手赶紧爬了起来,她的两眼泪汪汪的,眼角已经哭红了。
  呱唧先是愣了愣,然后镇定下来,安慰道:“突突兔你怎么了?别担心——有我呱唧在呢!现在皮医生不见了,我们要去找……”
  “皮医生……啊!就是皮医生,他现在已经疯了!!……不,他要追过来了!!”突突兔惊恐地回头看,紧紧地抓着呱唧手臂,瑟瑟发抖。
  啊我的老天爷,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呱唧向前看去,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眼前看到的一切。
那是皮索。
双目赤红的皮索。
  他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眼中一丝情感都没有,似乎已经不认识面前这两个朝夕相处的好友。
  脖颈上的纱布不断的冒出新鲜的血液,空气中弥漫着那独有的香甜的气息。脖颈上的血液不断的滴下,滴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空间中更显得毛骨悚然。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 )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