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pork

这里是个沉迷子供番跟解谜游戏的废人
唯一的雷点是巴唧,其他我都觉得ok
欢迎找我来玩哟

© 瘦-pork
Powered by LOFTER

群内接龙文, 震惊!海纵某医生出诊后竟发生这种事情?!

此为本群的接龙文,里面有少许的原创角色戏份,注意避雷。
主线大概是皮医生大冒险【不】内容丰富有深度有内涵【不
一开始大家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创作的,但结果写的越来越带劲儿了2333
应该是全员向,希望大家喜欢(^ω^) 
从今天开始,此文将改名成: 震惊!海纵某医生出诊后竟发生这种事情?! 谢谢阿宿的提议23333

皮索浑身是血,仿佛是从炼狱血池中爬出的恶魔,恐怖至极。
  入目的情景太过吓人,呱唧不禁松开手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后,迅速将愣在原地的突突兔拽到自己身后,张开双臂保护着身后弱小的女性,即使自己的手臂控制不住的颤抖——虽然在平常看来这位女士并不弱小,但依旧是灾难发生时,首选的保护对象。
  皮索歪了歪头,虽然还是那个可爱的脸庞,但是却完全没有平时想要揉一把的感觉。
  他忽然咧开嘴笑了一下,那种碰见病人时的笑容。
  本该是极为温暖的笑,可是却渗得呱唧后退了一步。
  “我说一二三……突突兔你快跑!这里有我顶着……去找队长,告诉他皮医生的状况!”呱唧眼睛盯着皮索的方向,嘴凑近突突兔的耳朵,悄声说着。
“一!”皮索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二!”皮索烦躁的做好攻击的姿势。
“三!突突兔快跑!”皮索扑了过来,呱唧一把推开突突兔,近身与皮索搏斗。平时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现在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硬生生的顶着呱唧后退好几步“快跑啊!”
  突突兔捂着嘴吧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以最快的速度爬上梯子,低着头向前跑去。
  “砰……”撞到了什么?突突兔眼中满是泪水,看不清来人是谁。
  模糊了的双眼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大致的颜色,突突兔顾不得那么多了,绕过那个人就继续向前冲去。
  那个人的眼色暗下几分:“果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个人的声音夹杂着温柔,还带着几分理智。
  像极了谢灵通。
  但绝对不是他。
  身后血液的腥甜味越来越浓,突突兔不敢向后看了。
  就在突突兔走向总部时,呱唧仍然在与“皮医生”对峙着。
  他真的还能叫皮医生吗?呱唧心中一千万个不愿承认,但在队长把他带进章鱼堡时自己就有预感了。
  虽然皮医生的力气大了不少。但所幸的是他也不太会攻击,只知道猛冲过去,为了躲避呱唧也消耗了不少体力,但至少没有被咬伤。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时机,一举将皮医生擒拿下。
  绝对不要手下留情,绝对不要。他这么催眠着自己,手狠狠地按着皮医生的头,不让他得到起身的机会。
  就在皮医生逐渐放弃挣扎时,呱唧猛地敲了墙上的按钮,启动了章鱼警报。
  “海底小纵队,我捉住皮医生了!我现在位于北部走廊,请求支援!重复,请求支援!”
  熟悉的警报铃声响起,原本安分了的些的皮医生突然有了反应,他激烈地扭动起身子,想要挣脱束缚;那似人非人的嘶吼声也变了,变成了焦急中带着悲伤的呜咽声。
  呱唧努力地说服自己,如果心软了遭殃的只有大家,只好由得自己聆听那越发痛苦的悲鸣。

  你真的完全疯了吗?你以为这次章鱼警报是为了救哪个海洋生物吗?这些话呱唧不敢说出来,他怕自己说出哪怕一个音节视线也会模糊。

————————
  黑暗与寂静,这似乎要持续到永远,我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没力气自救而越沉越深。

  突然,一到声音再上方传了下来,因为与自己隔着遥远的距离而无法听得清楚,但是——
  章鱼警报?这是章鱼警报!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有人需要救援吗?
  我,我得,我得去救助!我得去基地总部才行!我得……有什么压着我了?
  很明显,有东西压着我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

  队长,呱唧,你们在哪?

  此时章鱼堡的图书馆这边。
  章教授站在梯子上,目光快速地扫过整齐的一排排图书。这些图书散发出来自古老的独特的气息,让人有种威严而不可侵犯的感觉。
  “化合污染物的情况有点像是……病毒?对了!要不也找找以前这片海域曾经爆发过的病毒吧……”章教授自言自语着,目光停止,用触手立马抽出几本厚厚的图书,然后快速地翻阅起来。
章教授透过单片眼镜仔仔细细地查阅着,他突然一愣,像发现了什么,赶紧打开了呼叫系统。
“章教授呼叫谢灵通!我这里发现了一些历史上关于化合污染物的不完整记载,你赶快来章鱼堡图书馆!”
  “谢灵通收到!好的章教授我马上就来!”谢灵通收到指示后马上向章鱼堡图书馆奔去。
  “谢灵通,根据记载这片海域在一百多年前也爆发过像现在的化合污染物一样情况的病毒。”章教授说着,看向跑的气喘吁吁的谢灵通,道:“这个病毒在太平洋中心附近莫名其妙地爆发了,在当时造成很大的恐慌和损失,这也给科学界带来了很大的轰动。”
  “于是科学家们对这种病毒产生很大兴趣,并且做了许多研究和大量的临床实验,想要找到能消除这种病毒的药剂。”
  “但是这个病毒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科学家们对这种事情感到既很气愤又震惊……于是后来科学家们都渐渐淡忘这个病毒,就再也没人提起这件可笑又荒唐的病毒事件了。”
  这实在是太可疑了,病毒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失踪”呢?
  好像是被刻意隐瞒着什么。
  “对了谢灵通,这里还有一些关于这种病毒的实验记载……虽然这是不完整的资料,但我想对研究对抗病毒的药剂有所帮助。”章教授说着,用触手把另一本书递给谢灵通。
  “好的,我看看能不能用实验室现有的材料去研制这种药剂。”谢灵通有点吃力地接过厚厚的古书,专注地看了起来。
  这种病毒是以蛋白质为养料,然后入侵神经系统控制生物寻找养料,能使被感染的生物力大无比四肢发达智商下线……所以这种病毒在当时被称为【STRONG】
  等等……强壮是啥,当时的人给病毒取名都这么随意的吗???
  虽然现在情况紧急,但谢灵通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章教授!我现在就去实验室研制药剂。”谢灵通抱着书起来,转身离开。
  章教授继续待在图书馆,快速地查阅着资料。他喃喃自语着:“原来当时还有这种情况吗?病毒爆发时全球气候反常……或许这是个有用的资料呢。”

  呱唧看着面前的皮医生,不,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皮医生了……应该说是黑化的皮医生?
  被压制的黑化皮双眼是毫无生机的猩红,正咧着嘴恼火地看着呱唧,见呱唧失神的样子,突然猛烈地挣扎了起来,迅速地翻身并用双腿狠狠地蹬向呱唧的腰部。
  受到腰部冲击的呱唧在痛感的刺激下清醒了过来,他赶紧向后退去,再次正视面前的这个家伙。
  没错,他已经不是皮医生了。只是被感染的怪物而已……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了!
趁黑化皮将要蓄力做出第二次攻击时,呱唧敏捷地向前冲刺,飞速地躲到黑化皮的身后,低身扫腿。
  黑化皮对于呱唧的攻击猝不及防,一下子失去重力向前摔倒在地。呱唧见状扑上前来,将黑化皮压制在身下,然后把他拖进旁边的房间里。
  “呼呼……既然你这么不安定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呱唧看着面前不甘心并还在挣扎的黑化皮,吃力地拿到桌子上的救援绳,把黑化皮麻利地绑了起来。

  “希望能撑得住吧……嗯,虽然我捆绑技术没你好,但我觉得还可以啦。”看着暂时被封印的危机。呱唧重重地松了口气。
  “嗯,你表现的还不错哈?”一股冷冷的语调从后方传了过来。
  回头一看,啊,是达西西。她正一脸无奈地望着自己,头发因为刚刚的急速跑动变得有些凌乱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啊!是我叫的!
  “啊抱歉啊达西西……额,那个……”呱唧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地上的医生,后者被绑成了一条虫子。
  两人沉默了一会,最后达西西叹了口气,双手叉腰说道:“还需要帮忙吗?”
————————————

  突突兔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平常一两分钟的路程现在变得无比遥远。
  终于,她爬到了基地总部。就像一个终于露出水面的溺水者一般,狠狠的吐了口气。
但,在这里没有她所熟悉的队员的身影,一个都没有。
  就在绝望即将淹没自己的那一刻,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呱唧的背影,她突然醒悟了过来!
  “不,不对!别这么想!冷静一下!”突突兔低声地鼓励自己,大家都在努力战斗,自己也不能拖后腿啊。
  “对,对,队长就在我正上方带着章鱼堡离开那片海;教授跟谢灵通一定是跑去实验室之类的地方研究病毒;然后呱唧也应该没事,他刚刚还通过章鱼警报说自己顺利捉住了医生,达西西一定也是跟着支援他了!”

  “然后,然后还有谁来着……啊!植物鱼们!它们现在怎么样了?!”她努力地回想,决定先去厨房看一看。“呱唧刚刚说的是,走廊北部……那里是医疗室,也就是说他应该没到厨房!!”
  对!自己必须过去才行,那些小家伙一定吓坏了!她握紧了手里的锄头,再次回忆了一下呱唧的身影,鼓起了勇气走向了厨房。

  “啊,但在这之前。”她转身回到了电脑那,打开了一个新文档写了些留言

  “我去厨房那找植物鱼他们。by突突兔”
————————————

  此时,在实验室里。谢灵通按照手里的书开始试图还原出那些病毒。当然,是不可能顺利进行的。
  “捂呃呃……这真的有用吗?”他有点想放弃了。再怎么说靠自己一个人为一个灭绝了的病毒,在短时间内研制出药剂也是不太可能的。
“嗯……也许比起这个,思考一下为什么病毒会再爆发说不定会比较有帮助吧。”他坐在地上,再次查阅手里的资料。
  会是什么影响了病毒呢?气候?环境?但也不代表会就这么消失吧……再怎么说病毒的繁殖性可是恨不得了的,尤其是在造成了这么大规模的影响后……
  等等,繁殖?谢灵通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对啊!如果病毒会消失可能是环境的突然改变!但,但会是什么呢?这里有那种类似岩浆大爆发一般严重的灾难发生过的事迹吗?
可恶,明明答案应该离自己很近的了才对。如果,如果有什么样本的话……

  啊!皮医生!
  谢灵通一个激灵,飞快地跑了出去,差点撞到迎面而来的突突兔。

  “小心点啊你!”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谢灵通只好拼命低头道歉,此时,他突然想起来,眼前的人应该是见过皮医生的。
  “对了突突兔!你知道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吗?”刚说出了这句话,她的脸色突然惨白了起来。
  “那,那真的是最可怕的景象了,皮医生他双眼通红,明明站着但全身都在流血!尤其是脖子那,血都滴在地上了!”
  “血!他当时滴血的地方在哪?!”谢灵通突然抓住了突突兔的肩膀,又把她吓了一跳。
  “你小心点啊!……额我想想,他应该是在刚刚呱唧所在的地方,北部走廊那。”  “原来如此……谢谢你突突兔!”他松开了肩膀,冲向了北部走廊。

  “啊还有!”他回过头来:“抱歉!刚刚我太粗鲁了。”
  突突兔看着远去的谢灵通的身影,一鼓作气地转身继续向厨房跑去。
  来到厨房门口,她打开被锁住的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安然无恙的植物鱼们,它们在温馨的厨房里热热闹闹地做着鱼饼干,而且还快乐地唱着歌,对外面的危机一无所知。
  被锁在厨房里好久的植物鱼终于看到海底小纵队的队员,一个个都向突突兔涌去,给她刚刚新鲜出炉的鱼饼干。
  “啊……真是谢谢你们了,你们都还好吧?”突突兔接过热乎乎的鱼饼干,然后感到安心的坐了下来。植物鱼们都活跃的叽里咕噜地说着突突兔听不懂的话,但看他们生机勃勃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突突兔吃完一个美味的鱼饼干,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站了起来。“对了!章鱼堡舱门被撞了个缝,我必须得先把舱门修好!”
  植物鱼被突然起身的突突兔吓了一跳,然后疑惑地晃脑向左右看看。
  “植物鱼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突突兔看向植物鱼们,眼睛里激动地几乎要迸发出星星,道:“植物鱼听令!现在章鱼堡舱门破了一个缝,我们现在就去修复舱门!”
  植物鱼们好像听懂了她说的话,一个个变得严肃起来,整齐地排起了队跟着突突兔向章鱼堡舱门出发。
  谢灵通来到北部走廊,就看到走廊的地板上有着点点暗红的血迹……而且还可以看到这里曾经有打斗的痕迹。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皮医生他现在怎么样了……
  谢灵通带着这些心事,顺着血迹走进了一个房间。
  “哦,谢灵通你总算来了!”呱唧看到进来的谢灵通,道:“关于化合污染物的情况有什么解决方法了吗?” “不……还没有,不过我先要在皮医生身上采取血液样本。”谢灵通说着,张望道:“诶?皮医生呢?”
  “在这里呢。”达西西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皮医生被五花大绑了起来,此时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果然是病毒入侵到神经系统了,他现在是被病毒控制了……”谢灵通看着眼前被感染的队友,只是感到心痛和担忧。
  呱唧有点着急地冲上前来问道:“诶?病毒,什么病毒?”
  “这些等我先抽完血再说吧。”谢灵通说着,拿出采血工具快速地采集好血液样本,起身对呱唧和达西西简单地解释了一下【STRONG】病毒。
谢灵通最后道:“总之克制这个病毒的药剂现在一时半会儿也研制不出来,还要麻烦你们继续照看皮医生了。现在我就去实验室还要进一步研究这个病毒的构成。”
  “放心吧,有我呱唧在这看着,没问题的。”呱唧说着拍了拍床上的黑化皮,黑化皮咬咬牙并懊恼地瞪了他一眼。达西西则在一旁向谢灵通点了点头。“那好!我先走了——”谢灵通挥手,提起样本急匆匆地离开。
  此时巴克这边……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 )
热度 ( 29 )
TOP